十九个羊驼

爱他们|唯一心愿是湾湾回归

我觉得我的文笔实在是太烂了
场景描写实在是太烂了
就像这只被剃光了毛的猫
不行
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多储存知识量
但是太忙了哇😭

不 我一定可以挤出时间来的!😭

瑜昉|Lydia-12

随着外面的脚步声渐渐逼近,黄景瑜握紧了尹昉的手。
“昉昉,你相信我吗。”
“相信。”
因为你是我的英雄。

----------

清晨,黄景瑜在阿黄趴门的声音中醒来,他盯着身边空荡荡的位置看了很久,好像有点适应不过来。

说是这样也好,好个芭乐好。

起床,先给阿黄扔了一块肉干。

阿黄看见平时都是两块,只有一块的它缠着黄景瑜嗯嗯嗯的撒娇。

“昉昉说你太脂肪太多,要减肥,我可是有接到指示的。”尹昉的信里说了,让他带着阿黄多运动,别吃那么多,行吧,我一定帮你把阿黄养好。

阿黄哼哼了两声叼着肉干回到了窝里。

然后黄景瑜给自己做了一碗番茄鸡蛋面。

其实他会做挺多的,但是昉昉喜欢吃,所以他就吃这个了。

一个堂口要发展,总不能只靠打打杀杀,那些都只是表面的利益,并不能维持堂口的长久发展,何况也都清理得差不多了,他也该和杨凡徐立计划以后的发展了。

“唉阿瑜,怎么看起来有点不一样啊?是不是昨晚……唉?嘿嘿嘿。”徐立一脸坏笑的指着黄景瑜。

“没有,昉昉走了。你也来,我看你这几天把妹把到自己都忘了”黄景瑜戴上拳套朝着沙包用力的击打。每天回到堂口,这是他必做事情之一,保持训练,才不会让想伤害他的人有可乘之机。

“哎哟,你很奇怪唉,自己爱人走了拿我来出气。”徐立虽然嘴上在嫌弃着黄景瑜,但还是戴上了拳套,因为他知道接下来……

“接招!”黄景瑜向徐立挥拳,徐立侧身避开了这一击,拳中带风,他今天弄的韩式刘海感觉要被吹起来了。

“你很奇怪唉!失恋发泄你去打三合会啊,打坏我的脸怎么去把妹了啦!”徐立一边躲避黄景瑜的攻击,一边大喊着。

尹昉来到比利时之后,很快就投入了交流训练当中,他和其他几个家庭不那么富裕的孩子一起住在了训练基地的休息室里,虽然住宿条件不好,可那却是一个有落地窗以及面向大海的房间。休息时间,所有人约着一起出去玩,尹昉就会趁着这安静的空档,坐在阳台边上那个褪了色的陈旧吊椅上看看海,看看成群的海豚。

尹昉和一个白人姑娘在这群来参加培养计划的孩子当中,是表现最好的,舞蹈意识的交流也特别的多。也许是尹昉更具天份吧,很多老师教的东西总是尹昉最先领悟,舞蹈的编排或者一些比赛的参加,也是尹昉得到的赞誉更多。不服气的白人姑娘为了赢尹昉,空闲时间甚至开始学习起中国文化和汉语,她想全方面了解这个竞争对手。而尹昉也很乐意和这样的伙伴互相交流学习。

安排充实的时间总是转瞬而逝的,三年就这样过去了……

虎堂在黄景瑜、徐立、杨凡的带领下,一路拼杀,一跃成为了三联会第一大堂会,三人的名字也在黑道中十分响亮。

“唉,阿凡,你还有收到阿昉寄的比利时纪念硬币吗?”刚从分堂口忙完事务的徐立回到总堂

“没有哎,这都一年了你怎么隔一段时间就问,比阿瑜还积极。”杨凡也是刚从自己的分堂口回来,最近三合会那边出现内斗,虎堂管辖区域比较靠近三合会,三兄弟各自忙着将近有一周没见了。

徐立撩了撩自己的刘海:“我这不是关心朋友吗,你这种性冷淡没什么所谓,你不是不知道阿瑜这几年做事手法又狠又毒,没有阿昉他可怎么办哦。”徐立此刻仿佛变成了一个事儿妈,天天都在关心黄景瑜的感情生活。

原来去到比利时的尹昉,每个月都会给他们三人寄一块比利时的纪念币。但是第二年过去之后,他们突然就收不到硬币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唉!”徐立猛地一拍大腿“该不会是阿昉出什么事了吧?!”

“他不会出事的。”

黄景瑜刚从鹰哥那里赶回来,就听到徐立在讨论尹昉,他的脸上平静如水,看不出来有任何疲惫。如果不说,大概不会有人知道他刚刚又处理了一个在三联会潜伏多年的三合会‘老人’。

“啊你怎么知道唉?”徐立摸了摸后脑勺“是不是他还有跟你联系!”

“感觉吧,比利时又不是战乱地区能有什么事。其实他这样更好,你觉得我们这种刀尖上舔血的生活,适合他吗。”黄景瑜无奈的笑了笑。

“也是啦……哎哟堂堂三联会虎堂堂主感情生活这么凄惨……啧啧啧啧。”徐立又喝了一口热奶茶,这天气太冷了,冷到他妹都不想把。

杨凡说“确定什么时候把大礼给鹰哥没?”

黄景瑜刚才就是被鹰哥叫去说副会长的事情的,近年在黄景瑜的牵线搭桥下,三联会实现了历年来最大的一次转型,很多靠打打杀杀去拼的东西都不再是主要‘业务’,转而开始涉猎金融、娱乐,甚至和警方开始合作。比如警方的防弹背心上,印的就是三联会的标志,三联会的工厂生产的。

“下周一,公司发分红的时候。”黄景瑜漫不经心的说道。

除夕的台湾气温降到历史最低的十三度,虽然天气寒冷,但三联会的分红年会现场却热闹非凡。黄景瑜和跟在鹰哥身边多年的猛三同时升为副会长,但要说最瞩目的,还是黄景瑜。因为帮三联会找来不少‘业务’的黄景瑜拿到了现场最大一笔分红,一共五千万新台币,但他却把其中三千万拿了出来说要分给大家。

因为分多了钱,现场的人高兴得不得了,一个个高举起酒杯喊谢谢瑜哥,十分热闹。

“鹰哥,这是给您的贺礼。”

黄景瑜知道,自己做得再好,上面还有一个鹰哥在,他才是三联会的主事人,要想走得长远,自然不能把这么重要的一号人物视若无睹。

鹰哥打开了黄景瑜递过来的丝绒盒子,一块精细雕工雕刻而成的建筑水晶模型展现在鹰哥面前。

“哈哈哈,好,不愧是我的得力助手,这么难拿到手的地皮都能让你从三合会江北的嘴里硬生生的夺走,很好很好哈哈哈哈。”鹰哥看着这座水晶模型,他对黄景瑜的表现十分满意,他手捧着这座水晶模型又看又摸非常开心:“阿瑜,继续努力,我有你和阿猛,看他江北还能苟活多久!”

黄景瑜低头笑了笑:“谢谢鹰哥赞赏。”

分红会结束以后,黄景瑜帮着猛三把微醺的鹰哥送上了车后,三兄弟勾肩搭背往堂会走,一边走还一边用蹩脚的‘香港话’哼哼‘友情岁月’,徐立这个性情中人,更是唱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被黄景瑜和杨凡嘲笑丢脸。

“黄景瑜!”

台湾的除夕夜,几乎所有城市乡镇都有抢头香活动,还有百货公司举办的新年领福袋策划,喜欢热闹过新年的台湾民众全都去抢头香抢福袋,街道上空空荡荡。所以当那个黄景瑜再熟悉不过的清澈声音突然响起,三兄弟全都不敢置信的愣在了原地。

倒是两只电灯泡最先转过身去,无声的和一手拖着行李箱,身上背着大背包,鼓着腮帮子的那人打了个招呼,悄悄‘熄了灯’,退出了这微妙的二人空间。

高大的背影还是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只是原本搭在徐立杨凡肩膀上的手,插在了为了公司分红会特别定制穿着的黑色西裤口袋里。

行李箱轮子和沥青地面摩擦发出声响,越来越近。

厚重的大背包被扔在地面,行李箱也被甩在一边。

围着厚厚暗红色围巾的尹昉抬石头指着黄景瑜就骂:“黄景瑜你是不是瞎,我每个月给你寄的纪念币上面都刻了字,你没看见吗?按顺序念是我的告白”

“好,看不见都算了,可是我不寄给你之后,你就不会按照地址上的信息找一找我问一问我现在的状况吗?”

“人,我看你杀过了,你们三联会红到八卦杂志都在谈论了,三年前你受枪伤的事情倒现在还不愿意跟我说,你当我是瞎子还是聋子,会一点都不知道这些事情吗?”

“黄景瑜你给我听好了,你做过什么事情都跟我没任何关系。无论如何,你站在我面前,你就只是黄景瑜,而我也只是尹昉。”

“昉昉……”黄景瑜看着尹昉的眼里含着一种不明的情绪,他有太多话想说,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黄景瑜看着眼前不知道是因为太生气还是被冷到发红的小脸,想要抬起手摸一摸,却又缩回了裤子里。

三年多不见尹昉,他竟长高了那么多。

舞台灯光亮起,音乐声响起,远处举办倒数活动的百货公司内响起了闹哄哄的倒数声。

“哎”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堆的尹昉叹了口气“黄景瑜,我没见过你这么鸡婆的男人。”

五、四、三、二、一……

“新年快乐!”

远处百货公司参加倒数的人们爆发出快乐的呼喊声,庆祝又一个新年到来。

芭蕾舞者踮起脚尖,拉下黄景瑜的领带。

“我爱你。”

从黄景瑜的愕然,到紧紧圈住了眼前人的腰身,两人的这个吻如同亲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直到眼前的芭蕾舞者站立不稳,才慢慢松开。

尹昉趴在黄景瑜的胸口喘着气,抓起黄景瑜的领带擦了擦嘴角的唾液。

“黄景瑜,我只会给你今晚的时间,你必须把所有事情都对我坦白得清清楚楚,还有!”

“什么?”黄景瑜把尹昉刚才亲吻时弄乱的围巾又重绕了一遍,他情深似水的看着尹昉,内心已经在盘算待会回家要做些什么特别事。

仿佛所有一切,都因为这几年的分别,和尹昉的告白,变得不再一样,黄景瑜也终于把心结放了下来。

“我命令你,以后所有事情都不准瞒着我!”

黄景瑜笑着摸了摸尹昉的头。

“好。”

“他在那!给我砍死他!”

正当黄景瑜和尹昉在街道边上谈情说爱的时候,一群三合会的恶徒认出了那个高大的身影正就是他们会长恨得咬牙切齿的黄景瑜,一众小弟为了表现自己,挥刀朝着两人砍来,他们都希望能在江北面前立功上位。

黄景瑜拉起尹昉的手就开始奔跑。

面对如此凶恶之徒,尹昉却一点都没有表现出害怕的神情。

可没想到,黄景瑜跑错了方向,竟然拐入了一个死胡同里。

随着外面的脚步声渐渐逼近,黄景瑜握紧了尹昉的手。

“昉昉,你相信我吗。”

尹昉的眼神是清澈而坚定的。

“相信。”

因为你是黄景瑜。

我的英雄。

TBC.

-----------------------

前期:校园霸王瑜X三好学生昉

后期:黑帮堂主瑜X芭蕾天才昉

关于7-8景瑜和徐立杨凡飙车受伤那里,下一章会解释。

前期校园,后期黑帮堂会 台风文(不是天气那个啦)

斗鱼AU(其实和这个剧也没多大关系)

各种校园、湾湾街道、黑帮等场景

tag里第三个就是全文tag

挺好的梗
觉得自己没写好
事情多
压力大 心塞塞

怎么就有一种对不起他们的感觉呢我

瑜昉|大厨子和小僵尸(上)

重度OOC沙雕
丹东厨子驱魔人X长沙病娇小僵尸
这么多太太都是浪漫又温情的
我就来个搞笑的好了
各种伪东北话长沙话乱入
上班狗,不够时间写了,分上下吧T-T
这篇约5K
下篇这周内发完

一周年快乐,致我最深爱的他们

也感恩你我相遇~

瑜昉|Lydia11下

尹昉在意的只是这个人,并不是他的身份,地位……
只要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他就好。
但这个矫情怪,有心事总是不愿意说,这让的尹昉很不喜欢。

-----PWP11(上)-----

  尹昉在黄景瑜的帮助下穿好了衣服,可是背心早已被黄景瑜撕烂,所以黄景瑜把自己的外套给了尹昉。

  

  小小的身躯好像在穿大人的衣服,两只手缩在衣袖里。

  

  “那里,还疼吗?”黄景瑜问。

  

  “有点,哪都疼。”他的脚和手还伤着呢。

  

  “上来”黄景瑜走到尹昉面前蹲了下来“我背你回家。”

  

  尹昉趴了上去,厚实的背让他觉得心安。

  

  “从舞蹈室走回眷村要四十五分钟呢。”尹昉抱住黄景瑜的的脖子,头搭在他的肩膀上。如果就这样一直靠下去也挺好的。

  

  从舞蹈室走了出来,原本在外面的小枫已经不见了踪影。

  

  “哎?小枫呢?”

  

  “大概是回去了吧。”

  

  “哦……”尹昉把靠在肩膀上面向外面的头转到里侧,温热的鼻息喷在黄景瑜的脖子上。

  

  刚才一切都太匆忙,他都没亲一亲景瑜的脖子。

  

  “嘶……昉昉,你干嘛。”黄景瑜感受到背后的尹昉正在半咬半吸着自己的脖子,便问尹昉要干嘛,怎么感觉彼此坦诚相见以后,他好像变了一样。

  

  “盖章啊,景瑜,我好饿哎,怎么办啦。”

  

  当然了,吐到黄胆水都要吐出来之后才喝了一碗稀粥然后睡了一天,不饿的话那真的要变神仙了。

  

  “回去给你做西红柿鸡蛋面吃。”黄景瑜眼角余光扫到有两个放学的学生正指着自己和尹昉在八婆些什么,于是回瞪了她们一眼,吓得两个小姑娘拉着手就抛开了。

  

  “啊你好坏,吓人家干嘛啦,我还要吃炒饭。”亲够了,一个紫红色的吻痕印在黄景瑜的脖子上。尹昉看了看,很是满意自己的作品。

  

  “好,炒饭。”黄景瑜托着尹昉的手颠了颠。

  

  “那阿黄呢?”尹昉想起来,还有狗要喂的,这段时间,太多事情,他都把阿黄给冷落了。

  

  “那这个你放心好了,前面一个多月,除了你晚上回家洗澡睡觉前给阿黄喂那一顿狗粮,我中午都有额外煮肉给阿黄加餐的。”

  

  “难怪!我说怎么阿黄不瘦还胖了呢……”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黄景瑜的国文课成绩有点差,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脑海里突然就飘过了这句诗。吓得他打了一个激灵。

  

  罢了罢了,他现在不想要想未来,他只是想让自己在面对那些残酷之前,稍微再放肆一下。

  

  只此一次的放肆。

  

  回到家,帮着尹昉洗好澡上好药重新包扎完,黄景瑜就去做饭了。尹昉坐在院子里陪阿黄扔飞碟。

  

  吃饱以后,黄景瑜陪着尹昉睡着了以后,才悄悄起床,他还要回堂会处理一些事情。

  

  咔嚓,黄景瑜才刚开门,脚还没迈进堂会的办公室,排列在办公桌两边的各五个小弟齐刷刷的朝着黄景瑜鞠了一躬。

  

  “瑜哥好!祝瑜哥幸福美满,激情永在,白头偕老!”声音之嘹亮,摆在门边的富贵竹叶子都要抖两抖。

  

  “卧槽,要死啊。”这阵仗,真的把黄景瑜给吓了一跳。

  

  一定是小枫那个臭小子。

  

  黄景瑜瞪了小枫一眼,结果小枫却躲在徐立背后偷偷笑。

  

  杨凡忍着根本忍不了的不停抽动的嘴角,把一个盖了红布的竹篮递给黄景瑜。

  

  “那什么,阿瑜啊,这是我和阿立给你的一点心意。”

  

  黄景瑜很是狐疑:“什么东西啊?”他接过篮子,掀开篮子上的红布。

  

  篮子里装满了红鸡蛋,一个个鲜红饱满,还挺像被自己亲过的昉昉的唇。

  

  “咳……阿凡阿立,你们是不是,有毛病?散了散了,去忙自己的去。”

  

  小弟们都走了以后,黄景瑜拿起红鸡蛋就往杨凡和徐立身上砸了过去。

  

  “甲赛去吧!”

  

  “哎!黄景瑜哪有你这样对兄弟的了啦!”徐立大喊伸冤。

  

  玩了一下冷静下来,黄景瑜问杨凡徐立对于蝎子这件事鹰哥有没有什么反应,杨凡说,鹰哥只是让人来传话说,目前暂时不要得罪三合会,蝎子的事情随便。

  

  徐立说鹰哥一点都不如想象中那么好相处,但是黄景瑜觉得其实鹰哥说的是对的。他这一个多月以来迅速上位,手段毒辣,可手下的兄弟却个个齐心,绝对是未来不可小觑的一股新生力量。本来已经够高调了,如果其他事情不克制一点,确实也会给虎堂未来的发展埋下祸根。

  

  ……

  

  凌晨四点,尹昉醒了。

  

  旁边的枕头是陷进去的,证明有人睡过,可是那个人走了。

  

  如果不是看到有皱褶的枕头和被子,尹昉还以为自己这一天一夜经历的仿佛就像一场梦。

  

  但又确实是一场梦。

  

  或许是不是该梦醒了呢。

  

  院子外传来轻轻的开门声,尹昉听见阿黄发出嗯嗯嗯的撒娇声音欢迎来的人,赶紧又闭上了眼。

  

  才过了一会,那人就轻手轻脚的爬上了床,然后自己就被小心翼翼的捞进了怀里。

  

  当黑帮老大,那么忙的吗,这都几点了啊。

  

  想到这里,尹昉突然觉得有些心烦,于是装作在睡梦中呢喃的样子,在黄景瑜怀抱里换了个比较舒适的位置,可贴着黄景瑜胸口的鼻子却闻到了一些细微到几乎闻不到的血腥味道。于是尹昉又胡思乱想了一大堆东西,才再次渐渐陷入沉睡。

  

  第二天一大早,尹昉当然是装作不知道黄景瑜中途离开的样子,起床又吃了一顿西红柿鸡蛋面。

  

  尹昉说好吃西红柿鸡蛋面好吃,于是黄景瑜就又做了一顿,还有两个红鸡蛋,两杯牛奶。

  

  黄景瑜说,营养不良要多吃点,不然他心疼。

  

  尹昉拿着红鸡蛋问这是怎么回事,结果黄景瑜支支吾吾就是不说话,最后搪塞说是公司里有‘同事’生日,多做了很多拿到公司发给大家了。

  

  “哦……同事生日。”尹昉敲碎了鸡蛋壳,把壳剥了去递到黄景瑜面前“吃吧,同事生日送的鸡蛋,别浪费了。”

  

  黄景瑜觉得自己好像又见到了那次自己受枪伤躺医院时,尹昉说那句-说说吧,时的表情。

  

  他有点慌。

  

  虽然堂会事情忙,但是黄景瑜每天晚上都会抽出时间来陪陪着尹昉,晚上陪着尹昉睡着了,再悄悄出去,半夜又溜回来。所以小枫便调了回去继续忙堂会的事情,没再跟着尹昉。

  

  这倒给了尹昉一个方便,跑机构办签证的方便。

  

  有一个比利时的艺术家驻留计划招收青少年舞蹈人才进行培养创作,尹昉准备去这里进修三年。

  

  也算是给黄景瑜和自己一个冷静和成长的时间。

  

  尹昉不是不明白道理的人,他也不需要黄景瑜过多的保护自己,或许三年归来,他已经不是那个只有二十几个人的小堂会堂主,而是一个可以驰骋黑道响当当的人物了呢,那个时候的他,就不再需要考虑那么多顾忌那么多了。

  

  其实黄景瑜到底做什么,杀了多少个人,这些尹昉根本不在意。

  

  尹昉在意的只是这个人,并不是他的身份,地位又或者是别的什么。

  

  只要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他,就好了。

  

  但这个矫情怪,有心事总是不愿意说,这样尹昉很不喜欢。

  

  尹昉把自己想说的这些话,都写进了信里。

  

  后来尹昉买了去比利时晚班机的机票,趁着黄景瑜偷偷溜出去之后,尹昉用那颗从日内瓦带回来没来得及送出去的鲸鱼石头把信压在黄景瑜的枕头边上,拿着行李箱就走了。

  

  尹昉甚至想到了黄景瑜看到信之后会说什么。

  

  诸如,这样也好,放你远走高飞什么的。

  

  干,谁要你放,我想怎么飞就怎么飞。

  

  尹昉被自己脑子里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逗笑了,这一定是近墨者赤惹回来的。

  

  那天夜里有点凉,他套在身上的是他们俩初相见时黄景瑜的那件肥大的校服外套。

  

  校徽旁边绣了黄景瑜三个字。

  

  这三年不能相见,那就带着你的名字远走高飞好了。

  

  …………

  

  ---我走了,记得帮我养好阿黄。

  

  又一次械斗回来的黄景瑜在床上看到了这封信,念完这最后一句,黄景瑜把信放在了胸口处,他好像隐约能感受到,信上面还带有尹昉的余温。

  

  “这样也好。”

TBC.

-----------------------

上一篇是PWP其实按道理应该和这篇是一起的,但想想我还是分开了

因为这篇车的情绪比较特别,所以还是让它有一个自己独立的节奏吧

前期:校园霸王瑜X三好学生昉

后期:黑帮堂主瑜X芭蕾天才昉

关于7-8景瑜和徐立杨凡飙车受伤那里,后面剧情会解释,还没到时候。

前期校园,后期黑帮堂会 台风文(不是天气那个啦)

斗鱼AU(其实和这个剧也没多大关系)

各种校园、湾湾街道、黑帮等场景

tag里第三个就是全文tag

瑜昉|Lydia-11PWP

黄景瑜见状,停止亲吻,解放了尹昉娇嫩的唇瓣,两人的嘴脸拉出一条细细的银丝。
“景瑜,我还想要。”
还想要你的亲吻,还想要你的占有,还想要你对我的爱,所有的一切,我都想要。
自私如我,我只有你了,所以你的一切,我都想拥有,而我也想把我自己,完完全全毫无保留的交付给你。

我爱你啊,景瑜。

我真的爱你……

---------------

【11】 

 

【备用链】

TBC.

-----------------------

前期:校园霸王瑜X三好学生昉

后期:黑帮堂主瑜X芭蕾天才昉

关于7-8景瑜和徐立杨凡飙车受伤那里,后面剧情会解释,还没到时候。

纯肉!超舒服de呢~(湾湾腔念起来)

前期校园,后期黑帮堂会 台风文(不是天气那个啦)

斗鱼AU(其实和这个剧也没多大关系)

各种校园、湾湾街道、黑帮等场景

tag里第三个就是全文tag

  

瑜昉|Lydia-10

尹昉就像是在跳芭蕾时那样,踮起了脚尖,环抱住黄景瑜的脖子。重新吻了上去,娇柔的舌尖想要开启那紧紧闭合的牙关。

他想要用自己的主动,唤醒他的景瑜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欲望。

黄景瑜迟疑的双手,搭在尹昉的肩膀上。

或许此刻,他不应该再犹豫下去。

---------------

【10】 

【备用链】

TBC.

-----------------------
前期:校园霸王瑜X三好学生昉
后期:黑帮堂主瑜X芭蕾天才昉

关于7-8景瑜和徐立杨凡飙车受伤那里,后面剧情会解释
这一章 总算把 前面出现的人物 和刻意提到过的物件
串联起来了  心满意足

前期校园,后期黑帮堂会 台风文(不是天气那个啦)

斗鱼AU(其实和这个剧也没多大关系)

各种校园、湾湾街道、黑帮等场景

tag里第三个就是全文tag

瑜昉|Lydia-9

黄景瑜搂住眼前的瘦小肩膀,纳入怀中。
“别怕,我在。”声音尽可能的轻柔放缓。
靠在宽厚怀抱当中的尹昉抓住黄景瑜的衣领,悲戚的哭了起来。
这一声声的哭喊,像嵌入木板的钉子,敲进黄景瑜的心里。

……………………

【9】     

【备用链】

(内含个人秀情节,只能走链接了……)

TBC.

-----------------------

关于7-8景瑜和徐立杨凡飙车受伤那里,后面剧情会解释

黑帮堂主瑜X芭蕾天才三好学生昉

前期校园,后期黑帮堂会 台风文(不是天气那个啦)

斗鱼AU(其实和这个剧也没多大关系)

各种校园、湾湾街道、黑帮等场景

tag里第三个就是全文tag

一个人的足球队
队友能不能给点力啊
心很累啊
今晚写文更Lydia9泄愤吧
难受
梅西太累了
太累了
心疼他
什么玩意
难受

瑜昉|Lydia-8

黄景瑜懒理尹昉所说,倏地托住那张小脸转向自己,含住丰满的丹唇细细的吮吸起来。

牙关开启,猛然咬下,两人的空口腔瞬间充满了腥咸的味道。

吃痛的黄景瑜这才松开了尹昉。

尹昉涨红了脸,转过身用力把黄景瑜推开。

“滚!”


……8……


  “就……好了啦好了啦,就是他腰受了枪伤,现在在台北住院啦。”看尹昉着急的样子,徐立忍不住了,听都被听到了还怎么瞒。

  

  受枪伤?这几个人到底在搞什么东西?

  

  “原因呢?”尹昉继续追问。

  

  “原因,你还是自己去问他吧,正好我们要给他去带换洗衣服。”这种事情,还是让阿瑜自己决定怎么说比较好,杨凡索性把球扔给了事件主角黄景瑜本人,让他自己应付去。

  

  尹昉看这两个人,不是伤手就是伤脖子,便把他们要带给黄景瑜的行李接了过来。

  

  “好,那现在走吧。”

  

  医院里,黄景瑜百般无聊的按着电视遥控器,一边按一边想着杨凡徐立两个怎么还没到。新竹到台北坐高铁也就半小时而已,三小时过去了还没回来,眼看就要到晚上吃饭时间了,他都快无聊疯了。

  

  笃笃笃。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

  

  黄景瑜没想到尹昉会来,他看到尹昉那张小脸皱皱的,充满担忧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而他身后的徐立和杨凡则不好意思的嘿嘿笑着用口语跟自己说抱歉,然后就转身溜了去。

  

  啧,这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兄弟。

  

  怎么那么不靠谱。

  

  尹昉把黄景瑜的行李放到病房里侧的储物柜里,再把放在储物柜旁边的椅子拖到病床前,端坐了下来。

  

  “说说吧。”

  

  嗯?不是来关怀自己的吗?怎么上来就是个兴师问罪的态度?

  

  黄景瑜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慌,下意识的用手撑了撑身体坐直些。好像这样就能长点气势似的。

  

  “咳咳,哎哟,我就是比较爱见义勇为嘛,街道上发生枪战,我替人挡枪……”

  

  只是尹昉那么聪明,用避重就轻的老招数哪里还瞒得住。尹昉听到黄景瑜的回应之后,没有说话,拿起桌面的苹果一声不吭开始削皮。黄景瑜的头凑了过来看了尹昉两眼,不说话?搞什么啊?

  

  “昉昉?”

  

  “没看我在削苹果吗。”

  

  “哦……”

  

  尹昉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好,只好佯装生气给自己稳稳底气,他其实担心得不得了。可是黄景瑜这种事事瞒着自己不告诉自己的态度实在让他觉得堵得慌。

  

  “嘶……”

  

  尹昉一不小心走神,水果刀在手指上割了一刀,鲜红的血立即渗了出来。

  

  看到尹昉手指割伤,黄景瑜立即抽出几张纸巾把尹昉受伤的手指紧紧的包裹了起来,还问尹昉疼不疼有没有事。被堵得死死的心突然像被针扎的气球一瞬间爆开,这段日子以来憋着的气开始往外倾倒。

  

  “你是不是还不打算告诉我,从你被开除学籍开始,你所有事情就瞒着我,你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我……”黄景瑜心里一慌,他是怎么知道的?

  

  “你说啊?”看见黄景瑜在发愣,尹昉又问了一次。

  

  黄景瑜看着尹昉生气到泛红的眼睛,张开嘴巴,却不知道怎么把心里话说出来。

  

  昉昉,不是我不想说,是我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说。

  

  你是芭蕾资优生,是世界上最纯白美好的天鹅。

  

  而我,就像是一只掉进泥潭的丑小鸭。

  

  加入了三联会以后,我们之间,只会越来越远。

  

  甚至我觉得,那个距离,就像是十个飙车赛场那么远和长。

  

  就算我飙车赢了蝎子,赢了阿招又怎样,我的车子,只能往与你相反的方向奔驰。

  

  所以就算所有事情都告诉你,让你感动了,又怎么样呢?

  

  看到黄景瑜还是这个样子,尹昉用力的掰开他的手“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就不说吧,我等到你愿意说的那一天为止。”

  

  尹昉把没有削完的苹果啪一下用力的放到了病床边的柜子上,转身离开了病房。

  

  站在门口的徐立和杨凡看见尹昉鼓着嘴,脸色极难看,头也不回就走了去,连忙进来问黄景瑜发生了什么。听完黄景瑜解释,两人都拍了拍黄景瑜的肩膀以示安慰。

  

  爱本身就是个很复杂难解的事情啊。

  

  昉昉,不如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吧。

  

  尹昉这一走又过了一个月,两人一直都没有联系。为了多陪陪阿嫲,尹昉最后还是选择和尹阿麻坦白自己提交休学申请的事情,但说学校给了自己一年的时间,尹阿嫲就没有多做阻拦,她也想在剩余的时间里,好好陪陪自己的乖孙,从此以后,他在这世上,就只有一个人了。

  

  手术之后,尹阿嫲的气色看起来好了不少,这样尹昉的内心也安慰了些。

  

  尹阿嫲嫌弃医院的饭菜难吃,早中晚尹昉都会根据医生的建议食谱在家做好饭菜,再骑着自己那台海蓝色的小绵羊把饭菜送来医院。

  

  早上,尹昉会陪着尹阿嫲做常规的治疗、打针,下午尹阿嫲睡醒午觉后,尹昉会推着尹阿嫲到医院的小花园里散散心。

  

  到了下午四点,尹昉把晚饭送到医院之后,就会去日料店做后厨帮工,做到晚上九点半日料店打烊。就会来到日料店对面的便利店,趁着有半小时休息时间吃一个泡面,再从晚上十点做到凌晨三点,回到家里喂了阿黄之后,就会洗澡睡到六点半,起床做好早餐给尹阿嫲带过去。

  

  每周收到薪水之后都会去到医院附近的银行把钱存好。

  

  天天都是如此,雷打不动。

  

  “没了?”正在练字的黄景瑜抬起头问。

  

  “没了,昉哥做每一件事的时间精准得就跟瑞士手表一样,一点多余的动静都没有。”

  

  “行吧,继续跟有什么特殊情况记得汇报,去吧”黄景瑜甩了甩手,示意汇报尹昉状况的小弟可以离开。

  

  “好的瑜哥。”

  

  “哦对了瑜哥,还有件事蛮奇怪的。”

  

  “你说。”

  

  “昉哥回到家之后,晚上经常抱着一套校服发呆,看起来有点奇怪哎。”

  

  “嗯好,回头记得去凡哥那里领钱。”

  

  徐立提着一袋冰啤酒走了进来,他坐在黄景瑜办公室的深蓝色沙发上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抓起啤酒瓶就放到脸上面去冰。这还没到端午呢,简直要热死人去了。

  

  “阿昉有什么特殊状况吗?”徐立问。

  

  “没有。”黄景瑜继续认真的练着字帖。

  

  “哎对了,晚上我们几点出发啊?”徐立敲开了啤酒瓶盖,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呼,好爽。

  

  “八点。”黄景瑜合上练字帖,小心翼翼的放回抽屉当中。

  

  “哎我就说天上哪里有免费的馅饼掉了啦,说好把原来蝎子负责的堂口全部交给我们,结果现在,要我们自己去打回来,说这样才能扎稳脚跟,那你那次飙车真是白挨一枪了啦。”徐立很不忿的又把事情拿出来说,这已经是他第二十次说这件事情了,每天大约都要说一到两次才满足。

  

  “阿立你这个到底要说多少次啊?真有够鸡婆的。”安排好堂会事务的杨凡回来了,结果却听到徐立又在埋怨。

  

  “说多少次都不够了啦。滚开,你要呛我别喝我买的酒。”徐立看见杨凡伸手就要那啤酒来喝,马上抱到怀里面去,要抢酒喝的杨凡当即就和徐立扭成一团,从沙发滚到了地上。

  

  “走了啦,七点半了。”

  

  “黄景瑜,你该不会是想凭三个人就霸占我这片街区吧?”

  

  带头的人叫老鼠,是蝎子原来的跟班,当他看见只有黄景瑜、徐立、杨凡三个,而自己身后有十几号人后,老鼠嚣张的笑了。

  

  黄景瑜摸了摸手上的砍刀,砍刀的刀锋在昏暗街灯的照射下冰寒渗人,刀背的光反射在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里,竟然比那锋利的刀尖还冷了几分。

  

  这一个多月以来,他早就习惯了几乎每天比吃饭还准时的打打杀杀,以血浴手的日子。

  

  每一次打斗前,对方总要说一些废话。

  

  黄景瑜都会很有耐心的听他们说完,毕竟如果他们命不好,就是最后一次说废话了。

  

  他认为他应该给对方一个机会把生前最后一句废话都说完。

  

  这是他的慈悲心。

  

  黄景瑜把砍刀交给站在身后的杨凡。

  

  老鼠不屑的笑了:“哎你们看到没有,这个高中生多自以为是,连刀都不要哈哈哈哈哈。”老鼠身后的小弟们也跟着老鼠嘲笑‘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景瑜。

  

  黄景瑜嘴角弯了弯,露出灿烂的笑容,一步一步向老鼠靠近:“想想,还是以和为贵好,马上就要过节了,所以我想和鼠哥坐下来好好谈谈,合作共赢如何?”

  

  “好,我倒要听听,一个高中生能和我合作什么?”

  

  黄景瑜笑着靠近老鼠的耳边,手里不知何时多出来一支没有盖帽的钢笔,他以迅雷之势刺向老鼠的脖子,被刺的老鼠双手朝着空中乱抓企图反抗却徒劳无功,黄景瑜掐住老鼠的咽喉用力一划,血随即从老鼠的脖子里喷了出来。

  

  “你死,就是我们最好的合作方式。”

  

  黄景瑜拔出钢笔,老鼠的瞳孔陡然放大,他捂着自己喷血的脖子向后倒在了地上。跟在老鼠身后的小弟看到老大被杀,纷纷拿起器械要为老鼠报仇。

  

  可是没了老大的这群人不过就是散兵游勇,三两下就被解决掉,剩下几个没残的纷纷跪地求饶,说之前都是被老鼠胁迫,希望可以加入黄景瑜的堂口。

  

  杨凡和徐立便开始指挥一众跪地求饶的小弟清理现场。

  

  “景瑜……”

  

  偏僻的街道异常宁静,黄景瑜转过身去,发现身穿外卖服的尹昉正看着自己。他低头看了看沾满鲜血的双手,笑了。

  

  “哦天呐,阿凡你看。”徐立拉了拉指挥小弟处理老鼠尸体的杨凡。

  

  两个人看了一眼黄景瑜,又看了一眼尹昉。

  

  完了,这下阿瑜完了。

  

  两个人之间相隔了几十米,却好像相隔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尹昉推着小绵羊,走了过来。

  

  “吃饭没,我打工的那家日料店前面拐个弯再走两百米就到了,我请你们吃日料吧。”

  

  尹昉说完这句话之后,骑上小绵羊加速离开,没有给黄景瑜开口说话的机会。

  

  “你们要一起去吃日料吗?”黄景瑜转身问徐立和杨凡。

  

  徐立和杨凡连连摆手拒绝了黄景瑜的邀请,他们可不想坐在日料店里一起尴尬。

  

  “欢迎……光……临”

  

  站在门口迎接客人的甜姐儿看到又有顾客光顾,弯起嘴角用甜腔向顾客打招呼,可微微颔首的甜姐儿看到来人满手鲜血,光临两个字几乎要咽进嘴里说不出来。

  

  尹昉打工的这家日料店十分低调,没有刻意伪装高档花里胡哨的装修和餐具,每个卡座中间都隔了深色的麻布,使得来就餐的客人都能够有自己独立的空间。

  

  黄景瑜进来之后,透过半开放式的厨房看到在后厨戴着口罩认真帮主厨做寿司摆盘的尹昉,那认真工作的样子,倒有点像在跳芭蕾时的他,全神贯注,好像刚才那血腥的场景,根本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

  

  他难道对这种事情一点在意都没有吗?

  

  “哎先生,这里是后厨你不能进来。”

  

  守在门口的员工拦住了黄景瑜的去路,在听到客台甜姐儿的通知之后赶过来的老板把那个不让黄景瑜进去的员工拉到一边,开始数落他没有眼力见。在里面工作的主厨也识趣的走出了后厨。

  

  “你进来做什么,吃饭的地方在外面,不在这里。”

  

  黄景瑜走到水池子边,开始仔细清洗手上面的血迹,被血染红的水顺着污浊的管道,排入下水道当中。手可以洗干净,可是心呢。

  

  “我挺可怕的吧。”

  

  “……”

  

  “这就是我什么都不跟你说的原因,我加入了三联会,是虎堂……”

  

  主厨都撤出了后厨,尹昉见无事可做,索性走到堆满碗碟的洗碗池开始刷起碗筷。

  

  “我想听的不是这个。”碗筷剧烈碰撞的声响告诉黄景瑜,尹昉现在很生气。

  

  负责记录尹昉行踪的小弟跟黄景瑜说,尹昉每天夜里,总是会抱着一件校服,坐在院子里发呆。

  

  那应该是你一直没有还给我的,我的那套校服吧?

  

  可是昉昉,你应该要有自己的生活,我所在的黑暗,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可我就是要跟你说这个。”

  

  黄景瑜倏地靠近尹昉,把尹昉圈在怀里,把尹昉带到厨房外面看不见的死角位置。

  

  “阿昉你没事吧?”站在外面的老板担心道。

  

  “没……没事。”

  

  黄景瑜用力一踢,后厨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放在桌角的鸡蛋被震掉落在地面上,粘滑的蛋液从碎裂的蛋壳中流了出来。

  

  尹昉想挣脱黄景瑜的禁锢,可黄景瑜抱得实在是太紧,他根本挣脱不开。

  

  “那支杀人的钢笔,是你送给我的。”

  

  黄景瑜贴近尹昉的耳垂,轻轻的朝着那柔软呼着温热的气息。

  

  “我用那支笔,杀了三个废了六个。”

  

  修长的手指解开碍事的围裙,探入尹昉平坦的小腹当中。

  

  “我现在是三联会虎堂堂主,不过有点丢脸,刚开始发展,才收编了二十几个人而已,都是这个月我和阿里阿凡打打杀杀抢回来的”

  

  欲壑难填的左手向下探入,握住那根软绵。

  

  为了保持食材在做的过程当中也保持新鲜,不像那些闷热的爆炒小店,日料店的后厨是极为清凉的。

  

  可尹昉的额头及鬓角竟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我…要…听…的…不…是…这…个。”

  

  黄景瑜懒理尹昉所说,倏地托住那张小脸转向自己,含住丰满的丹唇细细的吮吸起来。

  

  牙关开启,猛然咬下,两人的口腔内瞬间充满了腥咸的味道。

  

  吃痛的黄景瑜这才松开了尹昉。

  

  尹昉涨红了脸,转过身用力把黄景瑜推开。

  

  “滚!”


TBC.

-----------------------

黑帮堂主瑜X芭蕾天才三好学生昉
前期校园,后期黑帮堂会 台风文(不是天气那个啦)
斗鱼AU(其实和这个剧也没多大关系)

各种校园、湾湾街道、黑帮等场景

tag里第三个就是全文tag